甘肅民樂:雪域花怒放 風吹滿城香

發布時間:2019-07-05 11:03:07  |  來源:中國網  |  作者:宋軒  |  責任編輯:尚槿
大字體
小字體


【點睛】而我祁連山下的花呀,無欲無求,獨自開放,妝點著無垠的原野,喜歡清風的撫慰,喜歡暴雨的肆虐,喜歡驕陽的暴怒,更喜歡蒼鷹和飛蟲的眷戀。


民樂的夏天總是來得晚。這幾天,仿佛剛剛入夏,還時不時涼風習習。古詩文中贊美春天,總是說陽春三月楊柳青,而祁連山下的春天,卻是一片蕭殺、料峭春寒,時不時飛雪茫茫。

炎熱的盛夏,我們仿佛才體會春的溫柔。



江南的夏季充斥著悶悶的煩躁,潮濕的像一塊長了毛的粽子,一捏就會出水;北方的夏季充斥著一種野性和張揚,暴烈不羈,剛猛不羈。而我的家鄉,祁連山下的這個小縣,夏季卻充滿著春天的清純和矜持。這里沒有夏,只有春的色彩和冬的單調。



梨花盛開時,在我的家鄉是五月中旬的時候,時令已標注到了夏天,我們的春才開始。伴隨著梨花的飄搖紛落,各種花便次第在民樂怒放,顏色紛擾多彩,用語言表述已顯得十分蒼白。白茫茫的蘿卜花,金燦燦的油菜花,粉嘟嘟的粉團花,沉甸甸的向日葵,紅彤彤的萬壽菊,還有唱著藏歌搖曳生姿的格桑花,還有不知名的小花......她們肆意用各種顏色涂抹著這片大地,浪漫而有序,竟無半點嘈雜和紛亂!



花仙子每年都在這個時候光臨祁連山下的小縣。我也在每年的這個季節忘情的徜徉在多彩的田野。梨花,杏花,潔白的身姿帶著一絲嬌羞的紅暈,多像祁連山下牧羊的藏族小姑娘臉上洋溢的那絲淡淡的紅暈,純真而嬌羞;蘿卜的花朵是那樣的小巧而玲瓏,透著特有的精致,搖曳搖曳,喜歡在曠野的微風中起伏歡歌;油菜花可是祁連山的原住民了,花開花落多少載,看慣了民樂先民的艱辛和淳樸,金黃怒放、釋放著四野清香;粉團花,這個我童年最愛的精靈,開放在鄉間最貧瘠的荒野,獨領風騷,哪管世人誹謗與夸耀,我自逍遙世外,仗劍獨行;而格桑花,這個生生世世就生長在祁連山下的村姑,當第一滴雨露灑落時她就悄悄的開放,直到秋天的嚴霜降落,她還掙扎著鉆出雪野留世上最后一絲美麗......



我喜歡祁連山下的花,不是袒護,亦非偏愛。我喜歡她們的一生,喜歡她們的格性。洛陽的牡丹號稱一代花王,惹落了多少離人淚,悲悲戚戚,恩怨情仇,有肉無骨;清瘦的梅花,被尊為君子,只為她不甚張揚而凌寒特立的性情,卻多了幾分做作,君子不伍;那些菊花,被人們改造打扮的五顏六色,帶著幾分諂媚,裝飾著故作清高的世子,卻多了幾分低俗。

而我祁連山下的花呀,無欲無求,獨自開放,妝點著無垠的原野,喜歡清風的撫慰,喜歡暴雨的肆虐,喜歡驕陽的暴怒,更喜歡蒼鷹和飛蟲的眷戀。她們不似牡丹般矯揉造作,怒放而不張揚。她們只為秋滿天涯時,奉上累累一生的成果,留得清氣滿乾坤。多么低調而樸實的追求,活著只為奉獻,開花只為結果,哺育萬物生靈,做一個坦坦之君子。



看慣了祁連山下百花艷,我沒有一絲倦意,卻更喜歡這里野性恣肆的無名花。在清晨和黃昏,我無數次的放步于祁連山下,只為留下這些可愛而高尚的花的倩影。在扁都口,我躺在濃密的草叢中,清風拂面,目擊藍天,格桑花搖曳身姿,仿佛那個被稱為胭脂的單于王的妃子,牽著她的汗血寶馬款款向我走來。她的微笑,她的嬌羞,分明就是一朵剛剛開放的格桑花。而漫山遍野的粉團花呢,不爭不搶,甘愿讓胭脂采上編制成美麗的花環,妝點她嬌嫩的容顏。而層層疊疊的油菜花,飄蕩著粉粉的清香,漫及天涯,醉了我這個漂游的蕩子。幾只鷹,滿山的牛羊,牧民的帳篷,充滿野性的鮮花,我仿佛是傳說中祁連山下放牧的王子,只為等待美麗的小龍女垂青。



祁連山下,鮮花,清風,盤旋的蒼鷹和白云,讓我沉淀著滿滿的幸福,醉臥荒野,不愿醒來......

(宋軒)